拜登在911纪念馆外遭人喝倒彩

9月11日,“9·11”恐袭20周年,拜登在恐袭纪念馆外遭部分民众“喝倒彩”。现场民众称到场的总统为“谋杀者们”。当拜登靠近时,现场倒彩声四起。美国在“9·11”恐袭发生后不久,先后发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20年间造成约92万人死亡。

“9·11”事件后,美国及其盟友发动的“反恐”战争未能消灭恐怖分子,反而让一连串国家陷入动荡,数十万平民丧生、数千万百姓逃亡、数万亿美元的财富灰飞烟灭。

全球反恐,路在何方?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9月在联合国成立75周年纪念峰会上发表讲话指出,人类已经进入互联互通的新时代,各国利益休戚相关、命运紧密相连。全球性威胁和挑战需要强有力的全球性应对。

只有坚持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摒弃霸权主义和双重标准,真正践行多边主义,加强国际反恐合作,多措并举综合施策,才能标本兼治,从根本上遏制恐怖主义威胁。

恐怖主义之痛:残害生命 人类公敌

今年5月8日,生活在阿富汗喀布尔的女孩法蒂玛遭遇了一场噩梦。恐怖分子趁学生放学时在校门口引爆炸弹,导致200多人死伤。“大家刚走出校门,炸弹就爆炸了,有些同学被炸飞了。我被炸得昏死过去。”

现代意义上的恐怖主义活动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开始出现,九十年代以来规模和数量明显扩大和上升。2001年,“9·11”事件的发生标志着国际恐怖主义活动进入空前猖獗的阶段。

2002年10月,印尼巴厘岛两家夜总会同时遭袭,造成200多人死亡;2004年9月,俄罗斯北奥塞梯共和国别斯兰市第一中学发生人质劫持事件,造成330余人死亡;2007年8月,伊拉克尼尼微省连环爆炸造成至少500人死亡……

随着各国加强反恐力度,以“基地”组织为代表的一些老牌恐怖组织受到打击,活跃度降低。但在伊拉克、叙利亚等战乱地区,来自世界各地的恐怖分子不断集结,形成新的恐怖势力,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伊斯兰国”。该极端组织在世界各地制造恐怖袭击,如2015年11月法国巴黎系列恐袭、2016年1月利比亚军营爆炸袭击和同年3月比利时布鲁塞尔机场和地铁站爆炸袭击等。

各种蛊惑人心的极端思想还不断通过互联网传播,在世界多地又催生出一批极端分子,引发一系列“独狼”式恐袭,如2011年7月挪威奥斯陆于特岛爆炸枪击案、2013年美国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2019年新西兰克赖斯特彻奇清真寺恐袭案等。

习近平主席2017年7月在德国汉堡出席二十国集团峰会领导人座谈会时发言强调,近年来,国际社会加大反恐合作,恐怖组织蔓延势头得到遏制,但恐怖主义毒瘤并未根除。

同许多国家一样,中国也是恐怖主义的受害者。20世纪九十年代至2016年,境内外“三股势力”在新疆策划并组织实施了数千起暴恐案件或事件,造成大量无辜群众被害,财产损失无法估算。今年7月以来,巴基斯坦发生的两起爆炸袭击事件造成包括中国公民在内的多人伤亡。

中国国家反恐办副主任、公安部反恐怖局局长刘云峰今年7月表示,国内个别人员在境外恐怖势力的拉拢煽动下实施破坏活动的风险不能完全排除。特别是“东伊运”恐怖活动组织在境外利用互联网发布暴恐音视频,宣扬恐怖主义思想,传授武器使用和制爆技术,不断派遣受训人员潜入我境内策划实施恐怖活动。受部分国家和地区安全形势影响,我海外机构、人员面临的恐怖威胁有所增大。

“反恐”战争之困:以暴易暴 越反越恐

利莫大于治,害莫大于乱。恐怖主义的产生有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层面复杂深刻的原因,而霸权主义国家对别国事务的干涉和对国际秩序的破坏无疑是关键因素之一。

冷战结束后,美国在霸权主义道路上越走越远,经常肆意干涉别国事务,扶植了一批武装组织,激化了一些国家和地区的矛盾,在客观上助长了极端思想的传播和极端组织的壮大,自身也成为恐怖分子的袭击目标。“9·11”事件后,美国及其盟友以“反恐”为名发动了多场战争,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对恐怖活动实施了打击,但由于过多挟带自身私利,同时也破坏了一些国家和地区的稳定,让许多民众陷入生存困境,反而为极端势力与恐怖主义的滋生制造了更多空间。

在伊拉克,美国发动的战争据估计导致20万至25万平民死亡,而“基地”组织则借机在那里建立了分支。2011年,叙利亚爆发内战,美国等国对叙反政府武装的支持使战火越烧越烈。“基地”组织伊拉克分支与一些叙反政府武装联手,组建极端组织“伊斯兰国”,随后不断在叙伊两国攻城略地。虽然在各方联手打击下,“伊斯兰国”最终失去绝大部分控制区,但至今仍有不少残余势力分布在多个国家。

印度贾瓦哈拉尔·尼赫鲁大学教授阿努拉达·切诺伊在2014年“伊斯兰国”势头正盛时指出:“反恐战争没起作用,美国干预的那些国家既没受到保护,也没实现稳定,人民也没获得‘解放’。”

他的观点如今在阿富汗再次得到验证。就在美军8月底仓皇撤离阿富汗之际,“伊斯兰国”对喀布尔机场发动爆炸袭击,至少170名阿平民和13名美国军人死亡。但很快有人指证,美军在爆炸后开枪是造成许多人伤亡的原因。几天后,美军以“消除恐怖威胁”为由对喀布尔一辆汽车实施空袭,但当地居民穆萨沃说,被炸死的是邻居扎玛赖和几个孩子,他们都不是恐怖分子。

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20年来,这样的恶性循环在阿富汗、伊拉克等地不断上演。正是美国的霸权主义行径,为恐怖组织提供了作恶的“理由”,使得极端思想不断传播,恐怖活动难以禁绝。

正如习近平主席2014年5月在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第四次峰会上发表主旨讲话时所指出的,安全应该是普遍的。不能一个国家安全而其他国家不安全,一部分国家安全而另一部分国家不安全,更不能牺牲别国安全谋求自身所谓绝对安全。

抱薪救火,薪不尽,火不灭。历史证明:仅靠战争无法消灭暴力,因为武力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之道;行霸权主义之实的“反恐”也无法消灭恐怖主义,因为恐怖主义本身就是霸权主义的镜像——二者同样的自我中心,同样的不择手段。

中方的反恐实践证明,必须多措并举,既严惩恐怖分子,又促进经济发展,尽力解决民生教育等问题,只有这样才能对恐怖主义起到釜底抽薪的效果。从新疆的情况来看,当地已连续4年多没有发生暴恐事件,人民安全与生产生活得到充分保障。

美式“反恐”之恶:动机不纯 双重标准

2021年8月30日午夜时分,最后一架美国飞机消失在喀布尔机场上空。

在德国前外长菲舍尔看来,除了击毙几个恐怖组织头目、削弱个别极端组织外,持续20年的阿富汗战争几乎毫无成果可言。“恐怖主义无论在军事上还是在意识形态上都没有被打败,依然是对西方始终如一的威胁。”

20年来,美式反恐越反越恐的问题总得不到解决,究其原因,除了错误选择以暴易暴的路径外,还因为其动机不纯,并未真正把精力都放在打击恐怖主义上,而是企图借“反恐”之名谋一己之私。

首先是用军事行动巩固美国霸权地位。美国波士顿大学名誉教授安德鲁·巴切维奇指出,冷战和海湾战争的胜利使美国人认为“自己是特殊的存在,是战争达人”,美国的强大就体现在能用军事实力高效解决所有问题上,但“9·11”事件动摇了人们对美国的信心。小布什政府急于巩固美国的霸权地位,“为此,他们认为只有尽快取得军事胜利这一条路可走”。

其次是输出“美式民主”,以彰显美国“优越性”。美国在推翻萨达姆政权后提出所谓“大中东民主计划”,试图把伊拉克打造为“民主样板”,以推动其他中东国家政治变革。在阿富汗,美国同样毫不隐讳其输出“美式民主”的目的。但美国哈得孙研究所专家帕特里克·克罗宁认为,企图把阿富汗改造成“美国的样子”是徒劳的。他在一篇文章中援引美国国防部前副部长米歇尔·弗劳诺伊的话说:“美国及其盟友从一开始就弄错了。我们设立的标准是基于我们的民主理想,而不是基于在阿富汗环境中什么是可持续的或可行的。”

再次是为美国军火商输送利益。军火商是美国军力的支柱,也是美国政客的金主。根据美国布朗大学一个研究项目评估,“9·11”事件后美国所有军事行动总共花费约6.4万亿美元,其中大部分落入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等美国五大军火巨头的腰包。

很多时候,美国在反恐上表现出明显的自相矛盾和双重标准。以“伊斯兰国”为例,美国科罗拉多学院政治学教授戴维·亨德里克森说,该极端组织迅速崛起后,华盛顿感到十分担心。但在叙利亚内战问题上,美国却积极组织盟友为叙反政府武装提供支持,“其所作所为直接造成该地区陷入无政府状态,让‘伊斯兰国’这样的可怕组织得以发展”。

恐怖主义是人类公敌,而双标行为严重破坏国际反恐合作,一定程度上甚至沦为助纣为虐。

习近平主席2016年1月在埃及开罗阿拉伯国家联盟总部发表重要演讲时指出,打击恐怖主义和极端势力,需要凝聚共识。恐怖主义不分国界,也没有好坏之分,反恐不能搞双重标准。

澳大利亚公民党刊物《澳人警示服务》今年早些时候连续刊发8篇特别报告,详细披露美国等西方国家出于地缘政治目的支持新疆分离主义和恐怖主义活动的行径。

曾旅居中国27年的德国知名作家乌沃·贝伦斯说:“美国政府居然把犯下累累罪行的‘东伊运’从恐怖主义名单中去除,目的就是借恐怖主义祸乱中国新疆,这种拙劣的伎俩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已经被世人耻笑。”

全球反恐之路:加强合作 标本兼治

本月3日,新西兰奥克兰一家超市发生持刀行凶案,造成6人受伤。新西兰总理杰辛达·阿德恩说,这是一起针对平民的“独狼”式恐袭。作案者2011年从斯里兰卡来到新西兰,受到“伊斯兰国”极端思想影响。

这一事件再次证明,如果不斩断恐怖主义的根源,即使在阿富汗、伊拉克等地将恐怖组织和极端势力打压下去,它们也会在世界其他地方再度出现。

全球反恐,究竟路在何方?

美国《洛杉矶时报》评论说,美国“全球反恐战争”的一个最重要教训是,美国难以单纯依靠军事力量实现所有目标。应对暴力极端主义需要外交努力,需要推动各国发展,并加强教育。

从本质上看,恐怖主义是人类社会多种矛盾交织和激化的扭曲产物。因此,单个国家或单一手段都无法从根本上消灭这个毒瘤。

近年来,越来越多国家意识到,只有凝心聚力,推动国际合作不断深化,才能赢得反恐的真正胜利。例如,东南亚国家在东盟框架内设立了一系列反恐合作机制,包括在马来西亚吉隆坡设立旨在分析恐怖活动、培训反恐人才的东南亚反恐中心等。2020年11月,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二次会晤核可《金砖国家反恐战略》,该战略旨在充实和加强金砖国家合作,为全球防范和打击恐怖主义威胁作出实质性贡献。

尤其是上海合作组织,已经走出一条富有成效的安全合作之路。从成立上合组织地区反恐怖机构执行委员会,到举行“和平使命”等系列联合反恐军演,再到开展打击毒品走私、跨国犯罪、非法移民、边防等领域合作,上合组织成员国协作能力逐步提高,安全合作范围不断扩大,有效维护了地区和平稳定。

习近平主席2017年7月在接受俄罗斯媒体采访时指出,开展反恐国际合作,一是要摒弃“双重标准”,充分发挥联合国在国际反恐斗争中的主导作用,矢志一心,形成合力;二是要妥善解决地区热点问题,帮助叙利亚等中东国家尽快恢复稳定,遏制住恐怖主义蔓延猖獗之势;三是要着眼长远,综合施策,标本兼治,政治、经济、文化等多措并举,从源头肃清恐怖主义滋生的温床。

在消除恐怖主义根源方面,新疆无疑是一个成功典范。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肖开提·依明介绍,近年来,新疆坚持“一手抓打击、一手抓预防”,通过着力改善民生、加强法治宣传教育、依法设立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进行帮扶教育等多种方式,最大限度挽救了有恐怖主义、极端主义违法或犯罪行为的人员,最大限度消除了滋生恐怖主义、宗教极端主义的土壤和条件,最大限度保障了各族群众的基本权利免受恐怖主义、宗教极端主义的侵害。目前,新疆已经连续4年多未发生暴恐案件,实现了各族群众对平安稳定的渴望与盼望。

积力之所举,则无不胜也;众智之所为,则无不成也。只有坚持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摒弃霸权主义和双重标准,真正践行多边主义,加强国际反恐合作,综合施策标本兼治,国际社会才能驱散极端思想的阴霾,消除恐怖主义的威胁,创造更加安全美好的未来。

《国际》最新头条新闻
  • 英公司发布全球疲劳指数:中国第

      【英公司发布全球疲劳指数:中国第九】 据德国《焦点》周刊12日报道,英国床褥制造商Sleepseeker日前针对全球16个主要国家进......

    09-13来源:未知

  • 拜登在911纪念馆外遭人喝倒彩

      9月11日,911恐袭20周年,拜登在恐袭纪念馆外遭部分民众喝倒彩。现场民众称到场的总统为谋杀者们。当拜登靠近时,现场倒......

    09-13来源:未知

  • 法国反疫苗抗议爆发大规模群殴

      【法国反疫苗抗议爆发大规模群殴】9月11日,法国图卢兹反疫苗反健康通行证抗议现场发生大规模民众群殴事件。报道称,当......

    09-12来源:未知

  • 直播:国际反恐之路何去何从

      反恐战争:从文明间冲突到文明内部冲突 #桅观天下# 91120年了。发起反恐战争的美国,夹着尾巴从阿富汗逃跑了!恐怖主义分......

    09-12来源:未知

  • FBI首次公开部分911调查文件

      911恐怖袭击事件20周年纪念日当天,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公布了第一份911相关调查文件。俄媒称,文件没有证据证明沙特政......

    09-12来源:未知

  • 911遇难者们最后一通电话

      海客新闻消息,2001年的9月11日,恐怖分子劫持了四架飞机,其中三架撞向世贸中心双子塔和五角大楼,2977名遇难者同钢铁大......

    09-12来源:未知

返回列表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